湖南怀化麻阳县锦和镇尚坪村
本站网址:
296873.cnlhzb.com
将本站设为浏览器首页 将本站加入到收藏夹
乡村故事

【十一】西晃山游击队——麻阳本土长篇小书

发布时间:2015-08-08 19:38:55     阅读:522 举报
第三十一章  小混混遭遇老色狼

“尹双水这个老混蛋,真不是个好东西。惹得老子发火了,总有一天让你吃花生米!来,弟兄们,喝!”“喝!”“来,队长,喝!”“妈的,别管那么多,喝!”一个理着栗子壳头、穿着黑色十三太保布扣子上衣、马脸型年轻人,推了推了掉在胸前的盒子炮,用他特有的方式“提”起满满一杯酒,食指、中指、无名指三个手指的第一指节都浸在了酒里,可他根本不在乎什么干净不干净,提起杯子以后仿佛是用尽全身力气跟大家一“撞”,他这一撞,把所有人的杯子的酒都撞洒了,可他还是不在乎,一仰脖,一大杯白酒“吱”地一口就全干了。他干了,别人也只能干杯了。 

“队长,你就不会好好拿着杯子喝一次酒?!”一个一向和队长关系不错的人看不过去了。
“妈的,你管我呢?!”队长用满眼角是白眼屎的三角眼斜了这人一眼。
“你看看谁像你那样拿杯子?”
“我就这样拿杯子,怎么的?舒服!”
“你把我们的酒都撞洒了。”
“我愿意,你不服吗?!”队长看样子是被说得有点儿火了,想动手。
“算了,算了。都别说了,不就是碰洒了点酒吗?别为了这点小事,伤了弟兄们的感情。继续喝酒,喝酒!”有人在打圆场。

“感情?感情他妈的多少钱一斤?这世道,只有酒好。来!喝!”队长再次以那特有的姿势提起杯子,再次把别人的酒都撞得洒了一身……

队长和团丁们正喝的高兴,忽然,一声炸雷响起:“聂美阁!你们在干什么?”几个团丁手端着酒杯的,筷子夹着菜的,好像中了邪一样,被定格在空中。只有那位队长,若无其事地转过脑袋,斜着眼看了看炸响炸雷的人:“你——你——你他妈的——谁啊?敢打搅——爷爷的——雅兴?”一个团丁轻轻地扯了扯队长的衣角,低声告诉他:“是主人。”队长说:“主——主人?什——什么——他妈的,狗——狗——狗屁主人?爷——爷——爷爷——不——不吃——吃那套!”

“聂美阁,你喝醉了。明天再找你算账!”被团丁称为主人的人,强忍心头之火,拂袖而去。一团丁见主人出去了,对聂美阁说:“队长。怎么办?看来我们的麻烦大了。”聂美阁说:“慌什么,我聂美阁还有怕的事吗?你以为我是真的醉了?告诉你们,再有四碗酒下肚,说不定到了墙走我不走的地步了。”另一团丁说:“听说现在西晃山游击队可闹的凶了,特别是从贺龙部队来了一个什么军事教官,叫着龙家先的,打仗可厉害了。曾经带着游击队把朱启业的一个营,打的落落打败。现在游击队在赵胜国、赵兴国、龙家先的领导下,占据了县城。”和聂美阁关系最好的那个团丁说:“队长,前几次游击队不是派人来和你 联系,请你加入游击队吗?在这里实在呆不下去了,我看我们干脆……”“嘘——”聂美阁制止了团丁的说话,“谨防隔墙有耳。你的意思我明白。大家散了吧。”和聂美阁几个一起喝酒的团丁,一个一个慢慢地回去睡觉去了。

团丁们都散了,聂美阁一个人双手枕着后脑壳躺在床上,两只三角眼死死地盯着账顶,来这里当保家队长前的那些事情一幕一幕地在聂美阁的脑海里闪现。聂美阁是晃坳村有名的二流子,游手好闲,好吃懒做,偷鸡摸狗,撒泼放刁,用一句流行的话就是说,聂美阁专门干那些“踹寡妇门,挖绝户坟”的无耻之事。三十好几的人了,还是庙门前的旗杆——光棍一根。俗话说:萝卜白菜,各有所爱。饿老鸹偏偏喜欢臭黄鳝。晃坳村一富农二十五岁的小老婆长得水灵灵的,却喜欢上了聂美阁,苦于那富农看管的紧,没有机会得手。一日,那富农出外收账,聂美阁和那小老婆便干柴遇烈火,激情难耐,干起了苟且之事,聂美阁得了利落,那小老婆尝到了偷情的无限欢乐。于是,二人便放浪形骸,一发不可收拾。

晃坳有个大地主,名字叫着尹双水。早年杀了一个来麻阳做生意的富商发了一笔横财,在晃坳附近置买了上百亩水田,娶了三个老婆。上天是公平的,你得到了这个,总会失去那个。大老婆“呱唧”生下儿子尹文文后,尹双水再怎么努力,大老婆的肚皮再也没有鼓起来的迹象了。二老婆和三老婆同样没给尹双水再当爹的机会。村里人都说,一个人伤天害理的事做多了,做绝了,要遭老天报应的。这也许就是老天对尹双水的惩罚吧。

一天,尹双水带着两个家丁到处转悠。一转转到晃坳,家丁指着前面说:“主人,你看那是什么?”尹双水手搭凉棚,四处瞧了瞧说:“哪里?没看见什么呀?”家丁说:“前面呀!”尹双水顺着家丁的手指往前一看,不远处的灌木丛里,有树枝在晃动,说:“是风吹的吧。或者有什么大的野兽?”家丁说:“前去看看?”尹双水说:“嗯。”三人弓着腰,蹑手蹑脚地前去察看,离那灌木丛丈把远,那树枝还在晃动。一家丁端起手中的枪,朝着灌木丛“砰”地就是一枪。里面有人急忙求饶:“别,别开枪。我出来就是了。”

尹双水带着家丁急急忙忙走上前去,家丁用枪拨开灌木树枝,看见一男的刚穿好裤子,转身正要往外走,女的已经穿好裤子,但两只手正忙着扣上衣的扣子,因为是布扣子,加上心慌心急,两手哆嗦,老是扣不起。尹双水问:“你们是谁呀?光天化日之下,竟然不知羞耻,做出如此龌龊之事,有伤风化。”聂美阁战战兢兢地回答:“我是晃坳的聂美阁。”尹双水指着正在忙着扣衣扣子的女人说:“那么,她呢?”聂美阁说:“她是我们村里一富农的小老婆。”尹双水仔仔细细看了看那女的,只见那女的羞涩的圆脸蛋上透着红晕,一对弯弯的柳叶峨眉下,一双水汪汪的眼睛露出惊恐而求饶样的眼神。一对坚挺的馒头,细细的杨柳腰,丰满的臀部把裤子撑得老高老高的,那裤子上面,还粘上两根干黄茅草,被风吹得飘呀飘。本来就很淫邪的尹双水,“咕”地咽下一口涎水,强按下内心的躁动,故作镇静,假装一本正经地朝两个家丁下令:“带走!”

虽说聂美阁是亡命之徒,可在这种情形之下,一时也心神慌乱,拿不出什么好主意来,心想:要是带到村里,那不就死定了?马上双膝跪地:“求求你,放过我们吧!”那女的听说要带走,立即身体一软,一屁股坐在地上,马上又跪起来:“放过我吧,都是他勾引我,我不答应,他就强行……”说完,挤出几滴眼泪后继续求饶:“只要你放过我,就是做牛做马,我也愿意报答你的大恩大德。”聂美阁狠狠地瞪了那女的一眼,心一横:“只要你放过我,我愿意听从你的调遣,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。”尹双水不露声色的一阵暗喜:“你俩说的事真的吗?”“真的。”那女的细声回答。聂美阁则大声地说:“愿意为你效劳,骗你,我是狗娘养的。”尹双水说:“你俩起来吧。”等聂美阁和那女的站起来,尹双水对那女的说:“做我的四房,你可愿意?”女的一听,连忙点头说:“愿意,愿意!”尹双水有对聂美阁说:“女的跟了我,你愿意吗?”聂美阁说:“愿意。”尹双水说:“真的?”聂美阁说:“真的。”尹双水说:“好。为了表示我的真心,你就跟着我回晃坳,做我的保家队长。保证让你吃香的,喝辣的。”

世间的事情往往很具有戏剧性。聂美阁因祸得福,跟着尹双水来到晃坳,做起了尹双水的保家队长。聂美阁也曾经几次趁机接近尹双水的四姨太,可那女的仿佛不认识聂美阁似地,裤袋攥得死紧,一直不肯松动。尹双水知道聂美阁色胆包天,贼性难改,为防止聂美阁做出什么出格之事,影响自己声誉。把聂美阁叫去:“路队长啊,聂某对你不薄吧?”聂美阁点点头:“是,是。”尹双水说:“有些事情,就不要再做痴心妄想了。孙悟空还能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?只要你乖乖听话,你前程远大哦。”聂美阁说:“那你可不可以让我做保安团长啊?”尹双水说:“这个嘛,可以的。”聂美阁高兴地说:“谢谢了。”连忙走出尹双水的房间,刚走了两三步,想起一件事急需请示尹双水,便折转身回去,刚回到尹双水的房门口,听见尹双水在自言自语:“狗日的聂美阁,还想做保安团长,做你妈的春秋大梦去吧!要不是老子看在你是亡命之徒的,想利用你对付游击大队的份上,早他妈的一枪嘣了你狗日的。”聂美阁听了不做声,轻手轻脚地回到自己的住房,喊了几个关系很铁的家丁一起喝酒。

忽然,一阵急促的“嘭嘭嘭”的敲门声,把聂美阁从回忆中拉回现实。打开房门,手下的家丁慌里慌张地钻进房里,低声说:“队长快跑!尹双水要对你下手了!”聂美阁连忙问:“是真的吗?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家丁说:“千真万确。因为我起来撒尿,路过尹双水的房间,看见有窗户纸上透出灯光,便好奇地趴在门口偷听。”“那你听到了什么?快说呀。急死人了!”聂美阁焦急地问。家丁说:“尹双水的儿子尹文文回来了,尹文文和尹双水商量成立保安团的事。尹双水说,不除掉队长你,你那那一个小队四十多人呢很难掌握。尹文文说,那明天(即一九二七年十月三十日)就假装有事情派队长你去麻阳城,路上设下埋伏将你除掉。听到这里,我看情况紧急,赶来报信,后面他们父子俩还说什么,就不知道了。”聂美阁听了,焦急地在房里乱转,边转边自言自语:“怎么办?怎么办?”家丁说:“哎呀队长,你就别转了!把我的头都转晕了。赶快想办法呀!”聂美阁说:“你别急,先去把所有的弟兄们都叫到队部去集合,我想清楚了就来。”家丁说了声“好的”就往外走,走出后又转回来说:“队长,你快点啊 。”

等聂美阁想清楚后赶到家丁队部,四十多名家丁全在等候了。聂美阁说:“弟兄们,情况紧急,其他的话我也不多说,今后再解释。我只说一句话,瞧得起我聂美阁的,愿意和我一起加入游击队的,就今晚跟我走,不愿意走的可以留下来,但是千万不要坏我们的大事。”大家都说:“愿意跟队长走。”聂美阁说:“好!是我的好兄弟。”于是立刻带着四十多名家丁,将尹双水父子团团包围,聂美阁朝尹双水的房间开了几枪:“狗日的尹双水,你听着,老子反了。”随后对手持机枪的三名家丁说:“给我往死里打!”“哒哒哒哒”一阵机枪扫射过后,聂美阁带头冲进尹双水的房间,看见尹双水父子倒在地上,身上被打成了筛子。聂美阁说:“大家分头去找银元光洋,谁找到就是谁的。”家丁们“嗷,发财去了。”一阵乱翻细搜,将尹双水值钱的东西悉数卷走,聂美阁见大家翻的差不多了,高喊一声:“走,投西晃山游击队去!”尹双水的四姨太听见枪声响,知道大事不好,将金银细软包成一大包,往肩上一背,匆匆忙忙赶出来,见聂美阁已经走出大门,伸手招呼:“海哥哥,等等我,妹妹和你一起走!”聂美阁抽出盒子炮,对准四姨太“啪啪啪”连开数枪,边开枪边说说:“婊子婆,去死吧!”只见四姨太“嗷哦——”一声,倒在地上,两脚抽搐了几下,翘辫子了。聂美阁吹了吹枪口冒出的硝烟,插进枪套里,手一挥:“走!”带着队伍投奔西晃山游击队去了。

第三十二章  双合口伏击战大捷

光阴荏苒,日月如梭。时间一晃就到了一九二七年十二月六日,西晃山游击大队大队长田开世刚布置完巡逻任务,正准备出去到各门检查一下。县委副书记田淑蔚专程赶到游击大队司令部转告情报:“田司令,据上级情报部门传来情报,屈望山上次派朱启业从水路前来麻阳镇压游击大队失败后,气急败坏。通过一段时间的准备,又派刘世汉一个营从旱路前来麻阳清乡。具体路线是十二月八日从双合口方向进犯麻阳。”田开世说:“田书记啊,谢谢你。”

说完,马上叫:“通讯员!”
通讯员马上跑进来说:“司令!”
田开世说:“你去通知特支书记赵胜国前来参加军事会议。”通讯员答应一声“是”后,连忙通知去了。

不一会,特支书记赵胜国和游击大队的营以上干部都到齐了。会议便开始了。田开世说:“同志们,据情报反应,刘世汉派一个营从旱路沿双合口方向前来麻阳清乡,大家认为我们该怎么迎敌。”赵兴国说:“具体路线是不是确定了?”赵胜国说:“已经确定。”赵兴国说:“那就好。敌人选别处我不敢说,要是选双合口,那就选对了。”赵胜国不明白赵兴国话得意思,马上反问:“为什么?”赵兴国说:“双合口的地形我最熟悉了。敌人从双合口进犯麻阳,唯一的路就是必须要经过双合口垅里,大家想想,我们在垅里两边山上设下埋伏,那敌人不就是砧板上的肉,由我们怎么剁?”龙思齐说:“司令,上次打朱启业,我们一营队员都说没过瘾,这次一定要将重要任务交给我们完成。”田文武马上反对:“龙营长,你这话就说的一点道理都没有了。

我们都没过瘾,大家说,对是不对?”刘珍珍、田连信、   聂成贤、黄达兴四人马上附和:“是啊是啊,有任务应该是大家的事,不能你一个人独吞哦。”赵胜国说:“大家就别争了,还是听听龙教官的意见。龙教官,你说说看,是不是有了计划?” 龙家先笑了笑说:“刚才听赵副司令说了双合口的地形,我认为我们这次要打,就像前次那样,好好利用地形,打他一个漂亮的伏击战。”刘珍珍说:“听你这么一说,莫不是又有了高招?” 龙家先说:“高招算不上,只要大家能听我的安排,保证大家打的舒服,让敌人有来无回。”大家齐声说:“那是自然地要听你的安排呀。”聂成贤说:“谁不听指挥,就不要谁参加战斗。”聂成贤说完,大家都笑了。龙家先说:“我们的战术是,分割包围,各个击破。”田开世说:“怎么击破法?”龙家先说:“十二月七日下午,我和赵兴国各带三个营的队员,分别埋伏于双合口垅里左右两边山上,各营的队头和队尾预备大量的石头,当然,石头越大越好。


营与营之间至少要相隔二十来丈距离。敌人进垅,一定会先派尖兵探路,我们要放过尖兵。等敌人的大部队完全进入我们的埋伏圈时,左边先集中机枪手榴弹突然向敌人发起攻击,敌人遭到伏击,必然往右边寻找掩体组织还击,这时右边又集中机枪手榴弹向敌人发起射击,敌人遭到两边夹击,必然有一定的慌乱时间,我们要趁敌人慌乱的良好时机,把山上早已准备好的石头推下山来,滚进敌人的队伍中,敌人为了躲避石头,自然而然地就会将队伍分为三节,石头滚进垅里的同时,两边山上的队员一起冲向敌人,首先消灭散乱的敌人,然后以石头为掩体,分别消灭被石头围困住的敌人,将其歼灭。这个时间把握的好坏,是能不能取得胜利的关键,大家一定要保证听从统一指挥,埋伏的队员一定要保证不出半点声响。否则,我们在山上埋伏一夜的功夫就是白花了。”赵胜国说:“你就具体安排一下,明天上午大家准备一下,下午赶到各个埋伏点。”

龙家先想了想,站起来清了清嗓子,马上开始布兵:“将双合口垅里两边山上,以敌人来的方向化为三段,依次为左边一、二、三号阵地,右边依次为四、五、六号阵地。关于阵地的划分,大家明白了吗?”大家齐声回答:“明白了!”龙家先说:“明白了就好。龙思齐、龚本庆听令!”


龙思齐、龚本庆站起来回答:“到!”龙家先说:“命令你俩带领游击一营,埋伏在双合口左边一号阵地,听赵兴国命令出击!”龙思齐、龚本庆回答“是!”后坐下。龙家先说:“刘珍珍、张抗抗听令!”

刘珍珍、张抗抗站起来回答:“命令你俩带领游击二营,埋伏在双合口左边二号阵地,听赵兴国命令出击!”刘珍珍、张抗抗回答“是!”后坐下。龙家先说:“田连信、 田连智听令!”

田连信、田连智站起来回答:“到!”龙家先说:“命令你俩带领游击三营,埋伏在双合口左边三号阵地,听赵兴国命令出击!”田连信、田连智站起来回答“是!”后坐下。龙家先说:“聂成贤、李祖义听令!”

聂成贤、李祖义站起来回答:“到!”龙家先说:“命令你俩带领游击四营,埋伏在双合口右边四号阵地,听我的命令出击!”聂成贤、李祖义回答“是!”后坐下。龙家先说:“黄达兴、黄一凡听令!”

黄达兴、黄一凡站起来回答:“到!”龙家先说:“命令你俩带领游击五营,埋伏在双合口右边五号阵地,听我的命令出击!”黄达兴、黄一凡回答“是!”后坐下。龙家先说:“田文武、范史杰听令!”

田文武、范史杰站起来回答:“到!”龙家先说:“命令你俩带领游击六营,埋伏在双合口右边六号阵地,听我的命令出击!”田文武、范史杰回答“是!”后坐下。龙家先说:“聂美阁听令!”

聂美阁站起来回答:“到!”龙家先说:“命令你带领你的小队,埋伏在双合口右边六号阵地末尾,放敌人哨兵过去,前面战斗打响时,马上包围哨兵,力求全歼,防止敌人哨兵返回来救援大部队。”聂美阁回答“是!”后坐下。龙家先说:“赵兴国听令!”

赵兴国站起来回答:“到!”龙先说:“命令你指挥左边三个营。”赵兴国回答“是!”后坐下。龙家先说:“大队长、政委。龙家先布置完毕,请指示。”

田开世说:“龙教官的部署相当细致周到,我没说的。只是没我的份,多少有点遗憾。”
赵胜国说:“同志们,这是我们进入麻阳县城的第二仗,希望大家一定要听从指挥,战斗中要多长双眼睛,各队之间既要分工又要合作。特别是我们要在山上埋伏一夜,大家要克服困难,力争这次战斗的全面胜利。大家有信心吗?”在座得所有人员齐声回答:“请政委司令放心,我们保证完成任务!”

散会后,各队都在组织人员,擦拭枪支,检查装备。黄昏时分,龙思齐、龚本庆、刘珍珍、张抗抗、聂成贤、李祖义、田连信、田连智、黄达兴、黄一凡、田文武、范史杰、聂美阁各自带领自己的队伍,前往双合口,埋伏在指定的位置,用对麻阳人民一颗强大的责任心和火辣辣的爱,克服一切困难,等待着一场也许是更加激烈和残酷的战斗。

八日一大早,龙家先被深秋的寒气冻醒,一骨碌爬起来,长长地伸了伸懒腰。四周环顾,到处是浓浓的、厚厚的雾。那雾如白白的绢,薄薄的纱,迷迷蒙蒙地充斥于山上山下。过了一会,金灿灿的晨辉透过被秋风染成了红色的枫叶的缝隙,长短粗细不同的光束,照亮了小草啊绿色树叶啊上的露水,湿润的土地散发着奇异的芳香。

雾,渐渐散去。龙家先举目远看,绿色山林中的小路上,来了一大队人,待走近才知道,那是附近的群众自觉地挑来二三十担煮熟了的红苕,提着七八十篮煎熟的麦饼,送到游击队的阵地。赵兴国命令游击队员们趁敌人还没赶到,赶快填饱肚子。龙家先除了对乡亲们说些感谢话外,最多的还是劝乡亲们尽快离开这里。

中午时分,赵兴国向各埋伏点发出了敌人尖兵已经出现的信号。所有的队员都一动也不动地埋伏在那里,生怕自己弄出声响,影响了整个战斗。

刘世汉带着一个营还没进入游击队的伏击圈,看到这里的地形有点不对劲,对身边的卫兵说:“拿地图来!”卫兵从公文包里取出地图,双手打开给刘世汉看,刘世汉仔细地看了一阵,问抓来的向导:“还有其他路可以到麻阳吗?”向导摇了摇头:“没有了。要到麻阳去,必须走这条路。”刘世汉想了想,大声喊:“尖兵排!”尖兵排排长跑过来,一个立正敬礼:“营座!”刘世汉命令:“命令你尖兵排,三个人三人一组,通过这个垅。边走边向两边山上放枪,进行火力侦察,在垅口集合警戒,等待大部队通过。”尖兵排长回答一声“是!”后,马上分组通过双合口垅里。 

刘世汉在这边垅口看到,一组尖兵过去了,没有声响,一组尖兵又过去了,还是没有动静,所有的尖兵都安全地过去了。大手一挥:“成战斗队列,通过双合口垅里!”
埋伏在双合口垅里左边的赵兴国,心里更加焦急地看着敌人慢慢地慢慢地进入了游击队的埋伏圈,等敌人完全进入后,大喊一声:“打!”一、二、三营的机枪“哒哒哒哒哒”地朝垅里的敌人猛烈地扫射,一颗颗手榴弹飞向敌人,在敌群中“轰”“轰”地爆炸。

刘世汉连忙指挥:“快!快!快!以连为单位,撤到右边,寻找掩体,组织还击!”
那知,敌人刚撤到右边,还没来得及寻找隐蔽的地方,右边的龙家先,大喊一声:“狠狠地打!”四、五、六营的机枪、手榴弹像锋利的镰刀割黄茅草一样,敌人成排成排的倒下。正如龙家先所料到的那样,刘世汉慌神了,不知道往哪里躲。敌人真的成了砧板上的肉,游击队喜欢怎么剁就怎么剁。赵兴国和龙家先见时机已到,命令:“滚石头!”两边山上六股石头如六队发怒的老虎一样,从山上疯狂地滚下山来,“哔哔啵啵”,“轰隆轰隆”声不绝于耳,那石头带着尘土砸向敌人,垅里的敌人碰着便死,擦着就伤,为躲避石头,阵脚大乱,顾不得什么队形不队形,自然而然地分成了三节。赵兴国和龙家先紧紧抓住时机,及时下令:“冲!”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、六营的游击队员喊着“冲啊!”“杀啊!”猛虎下山一样扑向敌人,迅速地消灭了散乱的敌人后,各队以石头为掩护,机枪、步枪、手榴弹不计本钱地拼命往敌人堆里照顾,打了一会儿,赵兴国和 龙家先同时下令:“杀!”一、四营,五、二营,六、三营队员迅速形成三个包围圈,将敌人团团围住。一阵“嘁哩喀喳”之后,敌人毫无还手之力,全被消灭了。

埋伏在六号阵地末尾的聂美阁小队,见前面枪声响了,马上命令:“弟兄们,给我放肆地打!”撂倒了一批敌人之后,又高声大喊:“冲!发财的机会来了!”聂美阁领着四十几名队员,片刻之间,便将没被打死的敌人哨兵铁桶一样围住,一阵机枪扫射之后,敌人的一个哨兵排全部翻牌了。

等到乡亲们扛着担架赶到时,战斗已经结束了。游击队员在打扫战场时发现,除了刘世汉一个人不知什么时候溜掉外, 其余的一个营全部被消灭,游击队无一人伤亡,在赵胜国和龙家先的指挥下,西晃山游击大队充分利用双合口的有利地形,巧妙地使用西晃山的特殊武器——石头,又一次取得了这次伏击战的完全胜利。

第三十三章  露本性十字街耍横

双合口战斗结束后,聂美阁带着小队人马随游击大队转回县城。到达龙堂庵南门渡口时,聂美阁在副队长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,副队长便招呼自己的小队:“弟兄们,我们让大部队先过,不要拥挤。”等到游击大队都过了,聂美阁才带着小队磨磨蹭蹭地过了龙堂庵渡口,从南门进入县城。走到十字街,聂美阁吩咐小队:“弟兄们,我们熬了一夜,又打了一仗,辛苦了。你们先回去,好好地睡一觉。我和副队长还有点事。”等小队人马过了十字街,聂美阁带着卫兵和副队长一溜,溜进十字街饭店。一进门,便把枪往桌子上一放,大叫:“老板,吃饭!”跑堂的连忙小跑着跑过了,从肩上扯下湿毛巾,一边擦着桌子,一边微笑着问:“爷,吃什么?喝什么?”聂美阁显得有点不耐烦地说:“一盘猪头肉,一盘牛蹄花,一盘桐油米,一壶包谷烧。”跑堂的对着柜台上的账房先生喊:“猪头肉、牛蹄花、桐油米各一盘,外加包谷烧一壶!”喊完,筛了三杯茶,对着聂美阁点点头:“爷,你们喝着茶,慢慢等。”招呼别的客人去了。

不一会菜上齐了,包谷烧也拿来了:“爷,你慢用,有什么需要,请招呼。”卫兵给聂美阁和副队长斟满了酒,坐下来吃饭。聂美阁“吱”地一声,喝了满满的一口包谷烧,夹了一块猪头肉送进嘴里,“吧嗒吧嗒”嚼了几下,“咕”地一声咽下喉咙,又用两根手指拈起一颗桐油米跑进嘴里,边嚼边对副队长说:“妈的,原先还想在游击大队能发大财,吃香的,喝辣的。谁知道,一肚子油水都在这几天刮光了。清汤寡水的生活,晚上都要起来屙几条尿。”副队长说:“是啊,游击队这样纪律,那样规定,不准做的太多了,特别是早晨睡的好好的,要起来做他妈的什么早训,烦死人了。”聂美阁说:“早知道是这样,当初就不该加入。最烦的就是什么缴获物质要归游击大队统一使用了,这不就断了我们的财路了吗?”副队长说:“就是啊。”一边喝一边说,一壶酒一会儿就喝光了。卫兵见酒喝光了,问聂美阁:“队长,还要吗?”聂美阁说:“要,怎么不要?”

聂美阁和副队长两人喝完了两壶酒,起身就走。刚走到饭店门口,跑堂的赶上来:“爷,你的就饭钱忘记结了。是记账还是付现?”聂美阁说:“什么?饭钱?”转过头问副队长:“我们吃饭喝酒了吗?”副队长说:“没有啊,我们只是坐坐,水都没有喝一口,哪里来的酒饭钱呀?”聂美阁右手拍了一下跑堂的肩膀:“我们没有吃饭,怎么结账?你讹人不是这么讹的哦。”跑堂的见聂美阁不肯结账,气的直喊:“你……”聂美阁说:“你什么你?难道说,你还要打人不成?”跑堂脸都气成猪肝色了,差点点没昏死过去。

这时,老板娘从外面买菜回来,见跑堂的气成那样,忙问跑堂的:“怎么回事?”跑堂的说:“回老板娘,刚才这位队长吃饭喝酒不肯结账。我来催讨,他竟然说没有吃饭喝酒,说我是讹他。”老板娘对聂美阁说:“几位老总啊,我们是小本经营,亏不起的哦。”聂美阁说:“老板娘呀,这话可就说差了啊,我们没有吃你家的饭,也没有喝你家的酒,怎么就是我们让你亏本了呢?再说,我们可是天大的好人啊,让你亏的责任,可负不起哦!”副队长斜眼看了看老板娘说:“你是谁呀?”跑堂的说:“她是我们店的老板娘。”聂美阁说:“老板娘?”聂美阁眯着眼瞧了又瞧,用手挑逗性地摸了摸老板娘的脸,轻轻地摸了还不算,又伸出酒气熏天的臭嘴巴就要亲老板娘的脸:“长的还算标致。结账是吗?那陪爷们喝两杯,酒饭钱加倍,怎么样?”虽说一般开店的是以客为上帝,和气生财,性情应该和善。

可今天这样的调戏老板娘还是头一次遇到,哪能忍受得住?顿时火冒三丈,伸出手掌,“啪”地给聂美阁一记响亮的耳光:“你当你老娘是什么人啊!你回去要你亲妹子陪你喝酒得了!”聂美阁用手摸摸自己火辣辣的脸:“有个性,我喜欢。”说完又伸手去拉老板娘。老板娘顺势一掌,把聂美阁推出几尺远。聂美阁打了几个趔趄,才稳住不倒,从枪套里抽出盒子炮,对准老板娘:“妈的,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?竟然敢打你游击队大爷?”“哗啦”一声,子弹上膛,对准老板娘就要开枪。“游击队?游击队里没有你这样的匪兵!”老板娘气呼呼地骂了起来。聂美阁说:“我看你很识货,老子就是匪兵,就是抢犯。今天不但要抢饭,还要抢你这个美娇娘呢!”说完,伸出手又要拉老板娘。跑堂的连忙将老板娘劝住,对聂美阁说:“息怒,息怒。千错万错,都是我的错。你们没吃,是我记错了。”副队长也拉住聂美阁:“队长,算了算了。我们是在县城游击队的眼皮底下,把事情弄大了,还是不好。”


聂美阁收回枪,插进枪套,“啪”地吐了一口口水:“妈的,什么东西?给我我还不稀罕呢。等有机会再来收拾你个骚娘们!”骂完,摇摇晃晃地唱着“伸手哟摸到哟,摸到妹妹的眼门前哟呵,妹妹的眼珠嘛荷花溜溜一支花儿开呼嗨打火闪哟呵……”走出了十字街饭店。跑堂的朝聂美阁的背影“呸”地吐了一口唾沫,并用脚狠狠地踩了几下:“什么游击队,简直是流氓匪兵一个!”

聂美阁一行三人出了十字街饭店门口,摇摇晃晃往北门走。没走几步,见一位十二三岁的卖烟的姑娘口中喊着“香烟,卖香烟”从身边走过,便招呼一声:“姑娘慢走!”卖烟姑娘听到有人叫,回头看着聂美阁:“是你在叫我?”说完拿出一包烟,递给聂美阁。聂美阁接过烟,转身要走,卖烟姑娘说:“你还没给钱呢。”聂美阁说:“什么?给钱?老子西晃山游击队为你们的安全,整夜守在里山林里,脑壳吊在裤带上,抽你一包烟还要钱?要钱 是吗?要钱找田开世去要吧。”说完,头也不回,直接回驻地去了。

卖烟姑娘气的直骂:“烂刀剁的,红炮子穿的,冷枪子打的。不得好死!下辈子变猪变狗变扁毛畜生!”


【十二】西晃山游击队——麻阳本土长篇小书 
http://296873.dllhzb.com/article544670